何其有幸,我们依然能够拥有 John Galliano

2020-03-11 11:07:31   来源: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距离 John Galliano 加入 Maison Margiela 品牌已经过去五年有余,对于一座时装屋来说,五年的时间也许不过是其漫漫长路中的一段记忆,而对于一位设计师,尤对于 John Galliano 而言,过往五年的经历却标志着一段崭新的旅程。凤凰涅槃的寓言在他的身上有着颇为贴切的诠释,在那场足以毁灭职业生涯的变故后,Galliano 褪去了光鲜亮丽的外衣,他被解除的不仅仅是 Dior 及同名品牌的创意总监职位,连带着时装艺术的话语权也被一并剥夺。

2013 年 1 月,风波过去近两年之后,Galliano 成为了纽约时装品牌 Oscar la Renta 的常驻设计师,随后不久登台的 2013 秋冬系列反响平平,却也不失水准。然而秀场结束后的第二天,《纽约邮报》的头版头条刊发了一张 Galliano 的照片,并配以辛辣的标题:侮辱犹太人的设计师没脸谈忠诚!紧随其后的一连串抨击与质疑,使得 Galliano 草草结束了自己的任职。业界纷纷意识到,这位曾经集万千荣宠于一身的明星设计师暂时无法回归到舞台中央了。

Via VOGUE Business

人们常说时尚界的记忆只有六个月的时间,但在 Galliano 的事件上,行业表明了对于种族歧视的零容忍态度。为了博得舆论和公众的原谅,他开始了自己的救赎之路,面对媒体镜头,Galliano 坦诚过错,接受批评,而这样的做法似乎也卓有成效。2014 年 10 月,Only The Brave(OTB)集团总裁 Renzo Rosso 聘请 John Galliano 担任 Maison Martin Margiela 的创意总监,他再度被给予了重新创作的机会,拥有了涅槃重生的平台。

如今,五年时光眨眼即过,Galliano 也在去年 10 月与品牌签订了续约合同,这座富有传奇色彩的时装屋在他的手下除了消失的 Martin 字样外,有着哪些的改变,两位时装大师的美学碰撞在隔空的对话下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这是 Galliano 与 Margiela 下一段五年甚或十年的篇章开启前,我们想要探讨的主题。



Maison Margiela 

 

无论从何种角度看,Martin Margiela 本人都是一个颇为神秘的存在,究其职业生涯,他所留下的文字与影像资料屈指可数,与世界和公众的对话悉数涵盖在 Margiela 创造的衣物中,这是作为一名时装设计师独有的沟通媒介。如果将 Margiela 的性格称为冷若冰霜,那 John Galliano 必然是热情似火,有着一部分西班牙血统的他,沿袭着伊比利亚半岛民族的奔放,他在执掌 Dior 期间每场系列的谢幕,甚至成为了比 T 台更令人期待的画面。Galliano 与 Margiela,是站在行业极端对立面的两位个体,前者是游走于名流之间的社交宠儿,而后者更像是传统意义上的时装工匠,冰与火的两极,看似毫无结合的可能,然而历史却总爱在这样的极端中创造火花。

Via Context Gallery / WSJ

2011 年那场轰动业界的事件,使 Galliano 从神坛跌落凡尘,而人们也得以更加真实的接触到这位功成名就的设计师。在当年的法庭听证会上,Galliano 承认自己对酒精、催眠类药物上瘾,每次的创作高潮后,他都会崩溃,而酒精和药物可以帮助他逃离。接连不断的系列设计、秀场、采访、Party 抽空了 Galliano 有限的精力,而令他失去一切的那场事件,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被迫休整的几年时间,Galliano 在心理治疗和自我认知中度过,2014 年 10 月他受邀来到巴黎 Maison Martin Margiela 总部参观,在确认接手时装屋前,提出了自己的最后一项要求:我只为美丽的梦想而工作,我不想露面,我不会接受采访, 我只想要创造美丽。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相像,活跃于名利场漩涡中的 John Galliano 笃定的从奢华中抽离,在 Margiela 离开同名品牌数年之后,上帝又带来了另一位大师,他不会露面,他不会接受采访,他只为创造而存在,一切真的是那么的相像。

Maison Margiela 巴黎总部 | Via Maison Margiela

2015 年的 1 月 12 日,John Galliano 上任品牌的首秀于伦敦时装周亮相,Maison Martin Margiela 第一次前往巴黎以外的城市发布系列,Galliano 的用意无比清晰,在自己职业生涯的起点完成第二次创意生命的重启。名为 Artisanal 的 2015 春夏高级定制系列,同样代表着品牌的新生,当日的秀场 Logo、邀请函以及社交媒体上的品牌名称,均已低调的改为 Maison Margiela,去掉了正中间的 Martin,即创始人的名字部分。剥离人物的烙印,John Galliano 与 Margiela 的美学共融以纯粹的品牌姿态航向未来。

Maison Margiela 2015 春夏高定系列 | Via VOGUE



androgynism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时装巨匠在 Galliano 入职前曾有过一次面对面的交流,在几个小时的谈话中,他们从 17 世纪的文学作品聊到 18 世纪的服装,Margiela 对他的继任者也表达了十足的支持与肯定。在那次谈话中他对 Galliano 说道,从公司的 DNA 中获取你想要的,保护自己并使之成为你自己的东西。而在面对 Rosso 这位 Galliano 的伯乐,他则表示,感谢你没有把其他某位创意总监带到 Margiela 来,你带来的是一位高级时装大师。而与之对应的是品牌的忠实信众,起初他们对于 Galliano 的加入并无太多好感,源于二人的美学体系与他们各自的处事风格一般相差迥异,截然不同的审美势必会造成一定的疏离感。

John Galliano 赢得行业瞩目的 1994 秋冬系列,能够较为全面的展现他的美学框架,这场名为圣 · 斯伦贝谢的秀场一共只有 20 套造型,有一部分服装甚至是在大秀前夜方才完工。而 Galliano 却将这 20 套造型深深刻入了时装历史的丰碑中,标志性的斜裁裙装,邪魅的性感与情绪的扩散,如油画中走出的女郎个性鲜明,在 Galliano 的作品中,你会不时地看到关于时尚史的某个瞬间,华丽到无以复加,美丽到如痴如醉,但诸如以上所有的形容,都与 Margiela 的品牌基因显得格格不入。

John Galliano 1994 秋冬系列 | Via VOGUE

但正如同那次变故带来的改变一样,Galliano 的创作也有着灰烬后的新貌,他目力所及的不再只是单纯的奢华,他仍然是那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只是褪去了名利场的浮躁。时装设计在一定程度上会映衬着创作者的心境,在入主 Maison Margiela 的早期作品中,Galliano 的这种改变尤为明显,素净的秀场布置代替了此前人们熟悉的富丽堂皇,不凡的剪裁功力在平凡的面料上熠熠生辉,Galliano 不再出现在秀后的谢幕中,即使现场的来宾一直期待着那一刻的到来,将聚光灯留给作品,将欢呼与喝彩献给时装。偶尔,在一些细微的瞬间,我们还是会捕捉到 他昔日的神韵,那或许是一位涂着荧光唇膏,画着亮色眼影的女郎,或许是一位身穿紧身斜裁连衣裙的模特,在这一瞬间,Galliano 的信徒们会心一笑,因为他们明白,John 仍然是那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

而要说起 Galliano 带给 Margiela 形象的变化,无性别主义亦或雌雄同体的概念是为其中鲜明的存在。男装与女装的传统界定像是一把标尺衡量着所谓的评判标准,画地为牢的限制,潜移默化的形成了一套固执的刻板印象。今时今日的高级时装,无性别主义并非什么开创性的观点,而 Galliano 的雌雄同体不同之处在于,概念的主体是服装而不是人,「我不喜欢那些局限我们的词语。有时我会说男女通用(unisex),但还有另一个词吗?也许单纯就只是衣服」,在甚少流出的采访中,他曾这样阐述过。

2019 春夏季度男装成衣系列,Galliano 发表了他首个拥有高级定制印记的男装系列,性别流动的痕迹在秀场上蔓延,女装面料的柔与男装制版的刚形成了反差的美感,行业最为顶级的裁剪工艺,首次出现在男装的制作中。而在过往四季的 Margiela 秀场,雌雄同体的形象在一位 20 岁的德国超模 Leon Dame 的演绎下变得更为生动,从不属于男性气质的婀娜在 Leon 的诠释下呼之欲出。「我不是想让女孩看起来像男孩,反之亦然,我对此毫无兴趣,我希望将转变的概念融入到剪裁中」,如此无畏,又如此实验性的哲学,在 Galliano 具象的剪裁中获得生命,而这一份由男性流露出的性感,同样包裹着他的时装幻梦,于 Margiela 的世界生根发芽。

Maison Margiela 2019 春夏男装系列 | Via VOGUE

Leon Dame 于 Margiela 秀场 | Via VOGUE



「Replica」 

 

作为一家拥有深刻创始人烙印的品牌,Margiela 建立起的时装价值观从 1990 年代起,就影响着无数设计师的创作。从平凡和破败中挖掘可能,以废弃的面料、回收的古布重塑生命,而这样的观念在 Galliano 任下的 Margiela 依然闪光。于 2 月底亮相的 2020 秋冬女装成衣系列,品牌标志性的产品线「Replica」被 Galliano 带回,这一最早出现在 Maison Martin Margiela 1994 春夏系列的产物,是 Margiela 对抗时尚界六月法则的思考,品牌收集了过往系列中的作品,给服装刷上灰色的涂料,并在模特的脖子上盖有印章,对应她们身上衣服所属的系列,这就是最早的 「Replica」标签。

Maison Martin Margiela 1994 春夏系列 | Via The New York Times

Replica 的概念是「Replica」与「Recycle」的结合,意为循环再造,2020 秋冬女装成衣系列中,Galliano 将亲自挑选的古着衣物改造重制,使其能够登上大秀 T 台。「Replica」标签被缝制在衣物侧边,标注的三个信息分别为服装的款式描述、出处及诞生时间,那些外露的缝线,披挂的袖部装饰,织物之间的拼接,就像是从人台上直接进入秀场的状态,一种原生的、非正式的观感。

Via The New York Times

Maison Margiela 2020 秋冬女装成衣 | Via Gio Staiano for NOWFASHION

而这种之于服装上的未完成状态在音乐、绘画的艺术演变中也有出现。毕加索曾在评价梵高时说过,「希腊人、罗马人、文艺复兴人,都有一个绘画的规则,可从梵高的时期开始,每个人必须做自己的太阳」,早期浪漫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舒伯特,他的第八交响乐又名《未完成交响乐》。在十八、十九世纪,一部交响乐被认定为要由三到四个乐章组成,它就像法律一样存在,而舒伯特的第八交响乐则只有两个乐章。艺术作品如何创作,何时结束,以怎样的形式呈现,不应该有相应的规则束缚,正如同 Margiela 对于旧物的重制,对抗着时装周推陈出新的规则,正如同 Galliano 对于性感的解读,对抗着普世众人传统的观念。

冥冥之中,大师之间的心境有着隔绝时空的一致感。

时装往往关乎着瞬间的美好,它稍纵即逝,又一闪而过,在来到 Maison Margiela 之前,John Galliano 却着实拥有过一段长久而梦幻的瞬间。自 1984 年于圣马丁毕业开始,到 2011 年被 Dior 解雇终结,但好在他获得了救赎的机会。「从 Maison Margiela 中理解到的哲学、感觉和真实性帮助我发展了过往工作没有的概念。它令人振奋,重新激活了我的创造力和我对着手创作实物的热情。我对此十分感激,因为我曾经离它甚远」。

对一位人物做出整体客观的评价,往往要等到结束之后,而 Galliano 同 Margiela 的故事仍在继续,未来的五年、十年,亦或更久,我们依然能够从片刻的瞬间中收获美好。他或许早已淡出主流的视野,在他之后,已涌现了太多成功的设计师,他们就像是君王,史家也不吝赞其伟大,然而君王们来来往往,诸神岿然不动,何其有幸,我们依然能够见证他的事迹,见证这一个褪去浮华世事纷扰,埋首于时装创作的 John Galliano。

网友评论8条评论|30人参与
FM23 |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