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那些治愈人心之物——萌宠篇

2020-03-27 09:23:58   来源: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周昉《簪花仕女图》局部 唐代

中唐时期的画家周昉擅长画人物画,他的仕女画和佛像画造型被称为“周家样”,人物浓丽丰肥。《簪花仕女图卷》描绘了宫廷女子的生活,以长卷形式展示了游春、烹茶、凭栏、横笛、舞鹤、揽照、吹箫、围棋等场景。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宫廷生活中已经出现了宠物狗的形象,在画作中,假山石旁一女子正在回首看向那只向她脚边跑来的小狗,还有一个女子拿着玩具与小狗戏耍。

周昉《簪花仕女图》局部 唐代

据学者考证,这幅作品中的狗是从拜占庭传入的“拂林狗”,即“猧子”。《旧唐书·高昌传》记载,在武德七年(公元624年)高昌王麴文泰曾向唐高祖李渊进献雄雌两只宠物狗,“高六寸,长尺余,性甚慧,能曳马衔烛,云本出拂林国。中国有拂林狗,自此始也”。

 

 

朱瞻基(明宣宗) 《 花下貍奴图》 明代

唐代出现了宠物狗,而到了明朝宫内盛行养猫之风,明仁宗朱高炽、明宣宗朱瞻基、明世宗朱厚熜,明神宗朱翊钧,明朝皇帝好几个都爱猫如痴。明宣宗朱瞻基爱画猫,这幅《花下狸奴图》画得就是他的两只爱猫在湖石秋花旁嬉戏的场景。

朱瞻基(明宣宗) 《五狸奴图卷》局部 明代

明世宗朱厚熜更是爱猫,他的两只猫一只叫雪眉一只叫狮猫,有职衔、领俸禄,更有专人照料。明朝刘若愚在《酌中志·内府衙门职掌》中这样记载道:“猫儿房,近侍三四人,专饲御前有名分之猫。凡圣心所钟爱者,亦加升管事职衔。”他更为雪眉赐封号“虬龙”,并在其死后下旨立碑祭祀,命名为“虬龙墓”。狮猫去世后,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还打造了精致的黄金棺。不知道现在故宫的宫猫有没有当时的留下来的血脉?

 

郎世宁 《花底仙尨》 清代

正所谓是风水轮流转,到了清代,皇室们又开始流行养狗狗,甚至还专门成立了“鹰狗处”来驯养皇家猎犬。清代传教士郎世宁就曾画过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养的狗狗。雍正喜欢养宠物狗,《花底仙尨》这幅作品就是让郎世宁画的小狗“者尔得”,“者尔得”在满语里是“赤红色”的意思。在画面中毛色赤红的小宠物狗眼睛亮亮的,它前两足踏雪,尾巴翘起,活泼可爱,不知是否正在回头望向主人。

郎世宁 《十骏犬》 清代

而乾隆皇帝喜欢每年去木兰围场狩猎,乾隆十二年(1747年)皇帝让郎世宁创作了一系列的立轴大画《十骏犬》。这十幅画描绘了进献给乾隆帝的十只猎犬,分别名为:“霜花鹞”“睒星狼”“金翅猃”“苍水虬”“墨玉璃”“茹黄豹”“雪爪卢”“蓦空鹊”“斑锦彪”和“苍猊”。这些画作是郎世宁的晚期作品,比起之前运用西方绘画方式描绘,此时他将中国传统工笔画法融汇于其中。

 

 

 

 

扬·凡·艾克《乔凡尼·阿尔诺芬尼夫妇像》 1434年

 

在西方的绘画作品中,狗狗的形象也经常出现,有时是婚姻忠诚的象征。尼德兰画家扬•凡•艾克的《乔凡尼•阿尔诺芬尼夫妇像》是为新婚的乔凡尼•阿尔诺芬尼夫妇像而创作的,因此画作中有很多象征婚姻美满和谐的形象。在男女主人公之间有一只毛茸茸的小狗,这是一只布鲁塞尔格里芬犬的古老品种,正是代表着爱情的忠贞不移。

 

 

委拉斯贵支《宫娥》 1656 年

西班牙画家委拉斯贵支在《宫娥》上也描绘了皇室家族的另一个成员,一只大狗。在巨大的画板旁白,画家站在最左边,手拿画笔正在创作,在他旁边的依次是:侍女玛利亚、小公主玛格丽特·特蕾莎、侍女伊莎贝尔、两个侏儒。画面最前方画着一条猎犬,它趴在地上似乎正在小憩。画面中央位置的一面镜子里,映出了腓力四世夫妇的影子,他们正摆出姿势让委拉斯凯兹描绘,他们既是画中的委拉斯凯兹笔下的模特,又是画中场面的旁观者。这是委拉斯贵支在与皇室相处了近四十年之后为为他们创作的《全家福》,画作度达3米,画面中的每个物体都与实物大小相似。

 

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 《情书》1770年

法国洛可可艺术家弗拉戈纳尔的作品中也有宠物狗的身影。在作品《情书》中,一名少女坐在窗前的书桌前,她手中拿着一束花和一封情书。她转头看向画面外,似乎直视着观众,但绯红的双颊似乎泄露了她内心的雀跃与春心萌动,她似乎是在望着画面外远方寄给她花束和情书的恋人,也可能被画面外的人打断了这一时刻或者发现了她的秘密恋人。她的白色宠物狗卧在她坐着的椅子上,也与她一样望着画面外,在她人生重要的时刻陪伴着她。

 

 

贾科莫· 巴拉 《被拴住的一条狗的动态》 1912年

意大利未来主义艺术家贾科莫· 巴拉描绘了一个穿着时髦长裙的女子在大街上遛她的宠物腊肠犬的场景。人物形象只有部分裙边和脚部,狗狗则是有着完整的身形。黑色的像剪影一样的形象与白色的背景产生了鲜明的对比,而为了表达动态,未来主义艺术家们通常会将一连串的动作画在一张作品中,人的脚、拴着狗的链子以及狗狗的四肢尾巴和耳朵都像是有无数重影一样。多个时间点同时存在在了一个二维的平面上,表达着速度、运动与时间。

 

毕加索 《Lump》 1957年 Photo by Pete Smith. Image courtesy of Harry Ransom Center

立体主义的西班牙艺术家毕加索也是一位被腊肠犬深深迷住的铲屎官。他在1957年四月第一次见到由摄影记者大卫·道格拉斯·邓肯带着来家里做客的腊肠犬Lump时,便为它在餐盘上画了一幅肖像,也从此将狗狗留在了身边。2006年邓肯出了一本名为《毕加索和Lump:一条腊肠犬的奇幻之旅》的书,记录下了他和毕加索的友谊以及毕加索与Lump的情谊。

Lump与毕加索和其第二位妻子雅克琳·洛克在餐桌边 © David Douglas Duncan

 

Lump与毕加索 © David Douglas Duncan

邓肯说“毕加索有很多狗,但Lump是唯一的一个,他抱在怀里的。” Lump是唯一允许出入毕加索工作室的动物,并曾出现在毕加索的作品中54次。在陪伴了毕加索十六年后,Lump离世,而毕加索在几个月后便也去世了,在另一个世界铲屎官和他的爱宠也会在一起。

 

大卫·霍克尼 《狗》  1994-1995年

《大卫·霍克尼的小狗时光》

 

大卫·霍克尼与他的狗狗

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 同样也很喜欢腊肠犬,他在两年的时间里为他的狗狗Stanley与Boogie画了40多幅肖像画,并出版了一本书《大卫·霍克尼的小狗时光》 来讲述与爱宠在一起的生活。这两只霍克尼的爱犬经常会陪着他在工作室里画画,它们一般都会很乖的在霍克尼准备的垫子上窝着睡觉。

 

 

安迪·沃霍尔 《猫》

喜欢出书来炫耀爱宠的不止霍克尼,美国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他在小的时候父亲去世,于是他和母亲一起生活,他们一起养了25只猫。最开始他母亲养了一只猫叫Hester,但后来他怕Hester感到寂寞就又养了一只猫叫Sam,然后两只猫一起生了很多小猫。

安迪·沃霍尔与Sam

沃霍尔画的Sam

沃霍尔画的Sam

在1954年,沃霍尔和母亲一起出版了一本画册名叫《25只叫做Sam的猫和一只蓝咪》 (25 Cats Name Sam and One Blue Pussy)。他的母亲在出版时笔误把“named”写成了“name”,但是被沃霍尔刻意保留下来。在画册中,他将每一只猫的性格都表现了出来。(文/孟孟 图片来自网络)

沃霍尔的猫

网友评论8条评论|30人参与
FM23 |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