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上海女人 美并不是总有一个逻辑

2019-06-04 15:09:42   来源:悦己noble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YisyLife后奢不将就社区,由易丽华女士于2015年创立于上海,这里聚集了三万多追求“不将就”的女性,她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平衡事业、生活、美貌之间,她们追求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优雅对话女人的生活哲学” 环球网、悦己noble与YisyLife后奢联合出品的精英访谈节目,记录她们平衡事业生活、美貌、智慧的故事。这一期,我们以母亲节为契机,采访了四位母亲。
  母亲节这天,张嘉玲身穿东方风情、水绿色飘逸罩衫,一改往日大女人的职场装束。很多人初次见面,会记住她的眼睛、她的姿态、她的气场,而我只记得张嘉玲的声音,轻柔而浑厚,透着女人的温婉和坚定。梁实秋说:一个人大声说话是本能,小声说话是文明,一个女人的音量代表了她的自我控制、更暴露了她的层次。
 
  “某品牌执行董事的身份之外,她也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听到这里,很多人投来羡慕的目光,别看张嘉玲可以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跟“闯上海”的女孩一样,初来乍到的时候也是别人嘴里的“外来妹”。学习国际贸易的张嘉玲因为学生会招工而来到上海从事家居行业,但是第二年工厂让他们调回江西。
  “如果你能预见自己的一生,你会选择改变故事的轨迹吗?”张嘉玲是决绝的,她喜欢上海的四季分明、喜欢上海时尚氛围、更喜欢上海给梦想家的机会,巨蟹座的她决心留在上海:“我要在这里做一份事业、立足安家,找到归属感。”
  最重要的一桶金 赚到真的很难
  “赚到第一桶金真的很难”,你羡慕的生活背后,都有你熬不了的苦;每一个轻松笑容背后,都有一个咬紧牙关的灵魂,大多数人都是一步一步活成别人期待的样子,殊不知光芒背后埋藏着失败者的枯骨。。梦想不应该扼杀在犹豫和假象里。张嘉玲回忆说,“20岁出头真的没有很多顾虑,1997年,我跟客户借了10w块钱本钱,从里面拿了7w现金,背着一个双肩包、办了边防证、一个人南下去深圳进货。梦想很强烈,就是那一股冲劲,我当时真的只有报复、野心、激情。进货的时候,我被一种新树种的香味、硬度所吸引,决定购进了那种树木的地板,真的非常冒险。但是也因为那种树种的香气,同行给我这个小姑娘取了一个外号叫‘芸香西施’。但那种木材让人又爱又恨,这批货让我赔了很多钱。”
  很多人看不到跌过的跤、难看的伤口、时间昼夜不停的高速运转,她熬过来了,才有了今天。“那段时间很艰辛,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但也正是这段经历让我们建立起终身服务的理念,积累了最初的一批客人。”
 
  “赚第一桶金真的很重要”,回忆刚刚创业时候,张嘉玲说那个时候的自己,内心是坚定的,决绝的,她坚信这个行业市场空前。当时很多人的房子都是单位分的,室内固装也没有那么普及,从一开始张嘉玲就很讲究设计和专业性:“地板是一种格调,家居是风格,地板舒适温润的感觉,有一种亲近的感觉,当时我们的地板定价在五六百一平米,非常高端,偌大的上海还有那么多房子没有铺上我的地板。”
  十年拾忆 轻松背后有咬紧牙关的灵魂
  二十多岁的年龄,与爱情不期而遇。“我习惯叫他陈老师,”张嘉玲回忆说,“肯定是被他的才华所吸引,他是室内设计师,第一个品牌代理就是他陪我谈下来的。但是真正打动我的,是他总是在小举动上给我带来安全感,比如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会很自然的为我剥虾;过马路的时候,他会手背过来牵着我过马路;创业的时候总是熬夜,他会给我做料理。我们年龄有一定的差距,事业的黄金阶段也有一个时间差,就像一种动态平衡,我们彼此在对方的节奏上适时的前进、后退,我们非常契合。”从艰难困苦的时光中一路走来,支撑他们的,不只是浪漫与激情,或许还有一份肝胆相照的感情。
 
  内心富有的人,总会迎来万象更新,像是一种人生际遇。三十岁的时候又一次走出舒适区,代理了至今拥有超过150年历史的德国家族品牌,开始了更高端的产品布局和定位。“那个时候一直做加法,开始扩宽到家居行业,一度我曾拥有一家面积达到2000平方米的店铺,但是在上海这个大都市,成本很高,即便在当时,也就是2005年的时候,一个月成本已经超过50w。后来反思,好的东西可以与自己的生活有交集,但是不一定要变成生意,那一年我开始做减法,专注到专业和服务上,稳扎稳打做行业的佼佼者。”成功就是把一件事儿做到底,而做到极致就是艺术,在张嘉玲看来,创业容易、守业难,坚毅是成功的关键。
  董卿说:“你想让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先让自己成为那样。”懂得美、保持学习力、领导力和决断力,张嘉玲是三个女儿的榜样。谈到孩子,她说:“每一个都是孩子满月,我就恢复工作了。每个孩子都有自我管理能力,从小训练好思维模式和行为习惯就可以了,适度的放任可以让孩子不过分依赖父母。培养孩子最重要的是拓宽孩子的眼界,让孩子懂得学习的重要性。”
  除了事业和家庭之外,张嘉玲喜欢品茶,“茶,可以静心、磨练灵魂、以茶会友、找回自我。”
  从寂静的老弄堂口转出一位老太太,对老街坊说一句“侬好”,听评书的广播声可以从幽暗的庭院里传出来,海关大楼哥特式钟楼的钟声应该是慢性子。这里是张嘉玲的上海,也依旧是梦想者的天堂。
网友评论8条评论|30人参与
FM23 | 退出